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对舌音祈祷的反思  

2014-02-16 17:06:15|  分类: 圣灵的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神恩复兴运动中,最普遍的一种神恩是舌音,由于大陆教会对神恩的生疏,在神恩的运作中争论最多的大概唯舌音莫属。现从圣经和神恩运动的经验对舌音进行几点反省,以便澄清信仰的困惑:

 

(一)舌音的名称及运作

舌音,是对“说各种语言”的另一翻译,希腊原文是glossolalia。这个词是由glosso(舌头,用舌头发的声音)和来自动词laleo(说话,发言)的名词lalia组成的复合词。因此,glossolalia是指用舌头所讲的话。英文翻译为speaking in tongues。中文翻译为“舌音”是很得当的,因为这种声音的发出来源于圣神对舌头的推动,使声音因舌头而千变万化。

在中文圣经中有不同的翻译,即使同一本圣经也有多种译法:思高圣经翻译为:“外方话”(宗:二4)、“各种语言”(宗:十46、十九6、格前:十二102830)、“语言”(格前:十三1、十四246)。这样的翻译给人的印象是舌音好像是一种人能听懂的语言,犹如某个民族的语言一般。

也有的中译本圣经翻译为“别国语言”、“方言”、“别种语言”。这样的翻译给人的印象又好像是某个地区的方言。

中文本也有译为“灵语”的。这一翻译很贴合保禄在格林多人前书所说的,那说各种语言的是“由于神魂讲论奥秘的事”的教导(十四2)。既然这声音是发自神魂,也就是发自灵,所以称之为“灵语”是最符合这一意义的。

舌音的诵念各不相同,因人而异。一般,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种舌音。它是在圣神的推动下经由口舌而发出来的一连串的声音。一般情况下,某个人的舌音只是某一段或几段声音的连贯衔接,很少有人的舌音是其他民族的语言,如果有,也不是掌握了一种新的外语,而仅仅是几句祈祷辞或先知话而已。

舌音运作时,有时是唱出来的,我们把它称作“灵歌”。当然,也有个别的人由于圣神的推动,能以本民族的语言唱出很多优美的灵歌来——当然这已不是舌音——如果把它们谱出曲来,则对教会的敬拜声乐能作出动人的贡献。

舌音的诵念会给人带来很大的平安和心神的愉悦。也能用来为别人代祷。

 

(二)舌音祈祷的性质

舌音是来自圣神的恩赐。保禄认为一切神恩都是圣神的恩赐(格前:十二4),并认为神恩是圣神的行动或作为,是随祂的心愿个别分配与人的(格前:十二11)。那么,舌音作为神恩,当然是圣神的恩赐与行动的管道。

舌音是语言,是圣神赐下的奥秘的语言。保禄和宗徒大事录都认为舌音是语言。作为语言其功用是用于交流的,绝不是毫无意义的噪音哄哄,没有一种语言是没有意义的(格前:十四10)。但舌音作为语言,没有人听得懂。所以它不能用于人间的交流,它只能用于人和天主的交流。如果非用它与人交流,那么就犹如“向空气说话”(格前:十四9)。在这种意义上讲,舌音不能直接的建树教会,而只能建树自己(格前:十四4)。

保禄说:“原来那说语言的不是对人,而是对天主说话,因为没有人听得懂,他是由于神魂讲论天主奥秘的事。”(格前:十四2)舌音作为一种奥秘的语言,是在讲论天主的奥秘,是很神圣的。

舌音是真正的祈祷的语言。舌音既是对天主说话,就是一种真实的祈祷,是和天主的真实沟通。人虽然听不懂,但天主听得懂。智慧篇上说:“上主的神充满了世界,包罗万象,通晓一切言语。”(智:7)也正是因为人听不懂,所以舌音具有一定的神秘性,在我们不知自己在说什么的情形下,我们念啊念啊,越念越感觉平安愉悦,越念感觉爱主心切。这真是圣神的作为,无可言喻啊!

舌音是发自神魂的祈祷。舌音祈祷是由于神魂讲论天主奥秘的事。是神魂的祈祷,没有人听得懂。听不懂是因为它不同于理智祈祷。理智祈祷是理解力的范畴,听不懂便不知所云。神魂祈祷不是理解的范畴,非要弄明白意义,除非受圣神的启示,便是妄图。既是对天主讲话,不是对人,人非要搞清楚是何意义,也便没有必要。但这并不意味着舌音祈祷没有意义。

 

(三)舌音祈祷的意义

就是因为人们不理解舌音祈祷的意思,所以它也常常给人带来误解,有时被理解为无意义的声音,甚至是不必要的可有可无的神恩。好像祈祷的内容必须被理解才是最好的祈祷。若把祈祷定义在可理解上,则是灵修上的大不幸。

众所周知,舌音是最普遍的一种神恩,它的普遍性让我们了解天主的心意是愿意我们大众成为祈祷的人。在天主的这种愿望中,我们必须祈祷,即使没有舌音的恩赐,也需要以理智祈祷来顺服天主的愿望。让我们在祈祷中寻找到天主,让我们在祈祷中和祂交流。

理智性的祈祷,言辞的意义非常明显,但我们和天主交往,可不是为了能和祂说说话。说话是交往的方法,而非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在祈祷中和祂相通,即生命的共融与合一。舌音祈祷没有理性的沟通,却是灵性的沟通;没有言辞的理解,却有心神的融合;没有大脑的思考,却有爱情的倾注。

深度的祈祷不是言辞所能表达的,爱情的感动、深沉与激情往往令言辞不可表述。我们不要以为可理解的言辞是祈祷的要素,事实上,爱情的共融合一才最重要。保禄说:“那与主结合的,便是与祂成为一灵。”(格前:六17)如果借着由灵里发出的舌音祈祷与主的灵合而为一,那么还顾及什么言辞干什么?如果借着舌音祈祷,天主的爱借着圣神倾注在我们心中(罗:五5),那么还需要大脑的理解吗?如果借着由圣神推动的舌音祈祷,圣神在我们心中呼喊“阿爸,父啊!”(迦:四6),这同理性的言辞呼喊“阿爸,父啊!”,其实质有什么不一样呢?

保禄说:“我若以语言之恩祈祷,是我的神魂祈祷,我的理智却得不到效果。那么怎样才行呢?我要以神魂祈祷,也要以理智祈祷;我要以神魂歌咏,也要以理智歌咏。”(格前:十四1415)看来偏废任何一种祈祷都不是圣经的意思。

有人认为舌音是神恩中最小的恩赐,但也因此而是最基本的恩赐。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细流无以成江河。最基本的功夫扎实了,才会有大的作为。保禄说:“感谢天主,我说语言胜过你们众人”(格前十四18),他并没有因为舌音是最小的恩赐,而忽略以舌音祈祷。

 

(四)舌音祈祷的优势

舌音祈祷是最为方便和简单的祈祷。只要你有这种恩赐,随时随地就可以谈论天主奥秘的事。你甚至可以驾着车、走着路、洗着澡、干着活等,不假思索,即兴而起,率性而发。这就为祈祷提供了极大的简便性。尤其为那些没有文化和没有灵修培育的人提供了方便。这在牧灵上不可小看啊!若让这样的人去读经或自己编一些祷词,或去默想、默观就有困难了,于是他们没办法,就一味地知道念经,分心走意地,有时还念错了!舌音祈祷时,只要意识天主的临在,不久就能把人带入与主的亲切中。

为有灵修素养的人来说,舌音也不愧为一种祈祷的好方式。它可以让一个人保持十分单纯的意念——因为不需要思考——而进入深沉的神秘经验中。单纯的意念的呈现,或者将意念保持在某一单纯的主题上,也即全神贯注的投入在特定的境况中,是祈祷的重要环节,如果我们把天主邀请在这一单纯的情境中,一边念舌音,一边去抒发自己的信赖、交托、感恩、赞叹、爱慕、悔罪、求恩、期待等情感,那么我们的祈祷就会十分有深度。无需费心编祷词,只需在天主临在的单一情境中深入奥秘中去和圣神遨游,这真的是一种十分优美而又轻松易行的祈祷。

更重要的,舌音由于是圣神的推动,因此总是合乎天主圣意的祈祷。这正如罗马书所说:“圣神也扶助我们的软弱,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如何祈求才对,而圣神却以无可言喻的叹息,代我们转求。那洞悉心灵的天主知道圣神的意愿是什么,因为祂是按照天主的旨意代圣徒转求。”(八2627)有人认为这“无可言喻的叹息”就是指舌音。这样的解释也许不够广义,但舌音是圣神的意愿却是十分真实的。我们费心地编的祷文,表达的是人的意愿,不一定是天主的意愿,我们念的舌音,即使不够好听,它确实来自圣神的推动。所以我很欣赏一边念舌音,一边把关心的主题交由天主手中,任由天主的意愿借着我们的舌音来实现。

怀着让天主去完成的信念念舌音,不至于让我们的祈祷沦为按我们的意愿束缚天主的行动的意向。这就将一种深度的祈祷毫不困难地普及在教友中间。这种让天主作天主的祈祷,比按着我们的意愿编写的优美的祷文还要优美,可是你把祷文编写的都是天主的意愿而无人性的限度,那可就难上加难了,更别提没文化的教友所编的祷文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怀着我们人的意向念舌音,这比念固有的经文还来得方便,而且圣神的意愿也可以补足我们人的意向的不足。这便是“圣神扶助我们的软弱”的意义。

 

(五)舌音祈祷的应用及效果 

  在保禄的教导中,他认为:“那说语言的,是建立自己”(格前:十四4)。舌音对建立自己是不必赘言的,它确实让我们经验了天主的神秘和神秘的天主,使我们灵魂的力量倍增。尤其在刚刚领受时,一般会给领受的人十分强烈的触动,常常会使人泪水满面,神慰十足。

但舌音的应用也能间接地建树教会,这是保禄没有谈到的。舌音可以用来为人代祷,借此而使教会得以建树。舌音用于代祷其效果是十分明显的。根据我用舌音为人作心灵医治的经验,经过祈祷,圣神常常使一个心灵遭受重创的人在一个小时左右或数次祈祷之后,心神轻松,如释重负,释放了长久的抑郁,治愈了严重的病症。这样的见证不胜枚举。既让人在事主的道路上身心健康,又见证了天主的奇妙作为。

在敬拜中,舌音的应用十分美好。它能让人体会到圣神的亲临,而举心向上。如果大家一起念舌音,那么气势是十分热烈的。尤其以舌音歌唱时,则能很快把来自圣神的感动深深地带入人心,那种宁谧和谐和心神的愉悦真的是难以言述的。有时,在舌音祈祷中如果心不投入,可能会感到大家的舌音人声鼎沸,这时,我建议会唱舌音的拿起麦克风来,以一种优美的歌声给会场的人带来轻松的气氛,很快就能使神游天外,涣散如鹜的心收回到祈祷的安谧中。这样的祈祷氛围十分壮观而感人,这是保禄时代所难以预料的。

 

(六)舌音祈祷的灵修导向

在不懂所念为何种意思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念舌音,会给念舌音的人何种感受呢?我想可能有两种不同的情况:一种是既然不知何种意思,又把刚领受时的热情过去了,所以味同嚼蜡,索性扔下它不再应用。事实上有很多人扔下了。一种是谦卑下来,虽不懂其意思,但明白是圣神的恩赐,就随着圣神的意愿顺服地念下去。在这种谦卑的顺服中体会到很大的力量和愉悦。

谦卑和顺服,是舌音的重要灵修导向。这样的祈祷不是先由人的理性预设出祈祷的方向,而常常是随着圣神的感动随着圣神的意愿念下去。不是用理性去把持,而是空虚自我,随着圣神的推动走,让圣神去完成。这样的祈祷态度是谦卑无我的。

在祈祷实践中,我们会发现念的舌音在不同的阶段会是不同的段落,为不同的人祈祷,也常常有段落上的转换,这大概是圣神针对不同的需要而赐下了不同的舌音。

但是,很可惜的是领受舌音的人可能很骄傲,甚至以舌音的丰富动听而骄傲,这就好比保禄在格林多前书所反映的一样。因此,保禄教训他们说:“我若能说人间的语言,和能说天使的语言;但我若没有爱,我就成了个发声的锣,或发响的钹。”(十三1)所以神恩的导向是爱,如果没有爱,神恩不值得一提。当然,骄傲不是神恩带来的,而是领有神恩的人本来就骄傲。这样骄傲的人才需要借舌音祈祷扑灭自己属血肉的骄傲。

在这种不知所云的祈祷中,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不懂自己在念什么,其结果是心神愉悦平安,感觉主很亲切。尤其在医治祈祷中的应用,神秘莫测地获得了灵魂或身体的健康。这种神秘感很有用,它可以促使人相信天主的奇妙,对天主怀有崇敬之心。这就如同圣经所记载的,每当耶稣医治之后,就让众人大为惊讶,并满怀敬畏。

舌音祈祷的另一个重要的灵修价值,在于和圣神建立亲密的关系。天主圣三中的任何一位都愿意我们和祂建立亲密关系,可是我们一般和天主第二位关系较活泼。圣神由于其神秘性,或者说,不如耶稣其人具体可感,不如耶稣的话或作为易于把握,因此我们会感觉祂离我们遥不可及。除非我们借由神恩的运作,具体感受祂的德能及其效果,我们便没有更好的办法与圣神活生生地相遇。借着舌音的运用,我们随时会感受到圣神的临在。这真是天主赐给我们的大恩典。

 

(七)舌音祈祷的非理性价值

格林多前书十二章810记载的九种神恩,包括舌音,都是来自圣神的德能。它们作为圣神的德能,都具有人的理性无法理解的一面,换句话说,它们是信仰的奥秘,有着非理性,甚至超理性的层面。所谓非理性与超理性,并不是反理性,并不是同理性矛盾,而是作为一种来自无限者天主的能力,其奥妙超出了理性的理解与把握。它们是信德的范畴,不能全凭理性来衡量。

保禄对于天主的能力极其强调,他不希望人走向理性主义思维的极端,夸耀理性智慧的了不起,却希望人投靠天主的德能,走向信仰,并以天主而夸耀。我们决不能把信仰缩减为单纯的理性智慧。神恩作为天主的德能,在平衡理性思维中具有不可忽略的信仰价值。

保禄说:“犹太人要求的是神迹,希腊人寻求的是智慧,而我们宣讲的,却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这为犹太人固然是绊脚石,为外邦人是愚妄,但为那些蒙召的,不拘是犹太人或希腊人,基督却是天主的德能和智慧。”(格前:一2224)十字架的信仰是天主能力的反映,救赎的根本在于天主的能力的运作与发挥。不是我理解了,我才信,我听懂了我才念,而是我不懂时,仍然相信天主的拯救德能。“因为天主的愚妄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比人坚强。”(格前:一25

当然,保禄也不是教导人走向蒙昧主义,他也并不否认理性智慧的价值。他说:“我们在成全的人中也讲智慧,不过不是今世的智慧,我们所讲的乃是那隐藏的,天主奥秘的智慧。”(格前:二6)很显然的,他是在肯定理性对天主奥秘的理解,以至于这样的理解就是他们所谈论的智慧。

也正是因为信仰有可理解的一面,所以很多人把把信仰变成了一套人生哲学,这是很可悲的。好像福音仅仅是一种喜讯,而不是德能,于是福音的传播就变成了作广告或授课一般。保禄说:“我决不以福音为耻,因为福音正是天主的德能。”(罗:一16)让天主的德能在人的生命中发挥功用,让更多的人因着信仰而投身于天主的德能中,这才是我们福传的根本,获救的保障,而不是听到了一套广告式的智慧的言辞。

保禄杜绝依靠人的智慧而忽视天主的德能。他说:“原来基督派遣我,不是为施洗,而是为宣传福音,且不用巧妙的言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格前:一17)又说:“弟兄们,就是我从前到你们那里时,也没有用高超的言论或智慧,给你们宣讲天主的奥义,因为我曾决定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这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而且当我到你们那里的时候,又软弱,又恐惧,又战兢不安;并且我的言论和我的宣讲,并不在于智慧动听的言词,而是在于圣神和祂德能的表现,为使你们的信德不是凭人的智慧,而是凭天主的德能。”(格前:二15

凭人的智慧宣讲和凭圣神的德能宣非常不同。前者是把宣讲的天主视为对象,宣讲者和被宣讲者是分离的关系,这是教义的讲授。而后者是凭借圣神的德能,在圣神内宣讲,宣讲者和被宣讲的天主是合一关系。由于这种合一,宣讲出来的话语,本身就具有一种刺痛人心的力量,因为他是凭借圣神讲话(宗:二37、六10)。

保禄传教效果惊人,就在于他重视这种合一关系,即让圣神的德能因着自己的宣讲和作为而发扬出去。他对得撒洛尼人说:“我们把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仅在乎言语,而且也在乎德能和圣神。”(得前:一5)我们应该重视圣神的德能使聆听圣言的人因着天主而成长(格前:三6)。

神恩作为圣神的德能,是天主的国临在于我们中间的标记。保禄说:“天主的国并不在于言辞,而是在于德能。”(格前:四20)耶稣也把圣神的德能视为天主之国来临的标记。祂说:“如果我仗赖天主的神驱魔,那么天主的国已来到你们中间了。”(玛十二28、路:十一20

让圣神的德能借着神恩而发挥其效,可以弭消教会内的过分依靠理性思维的倾向。这就使我们注目圣神的作为,而将荣耀归于上主。初期教会,在被迫害的艰难中发展迅猛,就是因为门徒们以神恩来作证耶稣的复活,而大受爱戴。(宗:四33

今天,我们没必要对神恩持有偏见,也没必要以自己的狭小的理性智慧同天主的伟大德能较劲。我们应该响应圣经的召唤,既要坚持“你们要寻求上主和祂的德能”(编上:十六11);又要在“信仰寻求理解”(圣安瑟伦语)的分辨中指导神恩的运用。从而在理性与信仰之间找到适度的平衡。既要让圣神的德能借舌音祈祷及其他神恩的运作而彰显于世;又要使德能的运作不至于陷于盲目的感性冲动中。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理性见解放在信仰启示之上,也不能让信仰的真理同理性分道扬镳。要让理性谦卑地为信仰服务。若望保禄二世说:“信仰与理性像两只翅膀,使人精神飞扬,瞻仰真理。”

 

(八)舌音祈祷的领受及分辨

舌音作为神恩,是基督奥体的肢体所拥有的一种谈论天主奥秘的祈祷能力。这种能力当然来自圣神的恩赐(格前:十二11)。在宗徒大事录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舌音的领受,有的在圣洗圣事之前(十4448),有的在之后(十九56),天主教神学认为它的领受和入门圣事有关。

舌音的领受本来就是入门圣事的一部分。但由于现当代圣事礼典已经不像初期教会一样,只为成年人受洗,然后让他们领受舌音,并指导他们如何去运用,而是多为婴儿领洗。即使为成年人领洗,也不再教导神恩运用问题。这样的变化,使人们今天对神恩在牧灵方向上颇为模糊。

今天,在神恩复兴过程里面,人们所说的神恩的领受,其实,换个角度看,并不是领受,而是释放出来,因为在入门圣事中我们已经领受了神恩,只是现在借着再一次的圣神倾注而把原本来自入门圣事的神恩释放出来。

在舌音的领受过程中,我们需要怀着信心向天主开放,并邀请圣神的来临充满,同时,开口念一些具体的祷词。比如:“啊来路亚”、“耶稣请来”、“赞美主,感谢主”等。当自己的舌头感到被一种力量所推动,而不能顺利的念祷词时,就随着这种力量而自由地发音,此时舌音就会滚滚而出,成为音节、单词或句子。在以后的运用中,舌音会随着时间而发展,成为段落,或几段,有的还会唱舌音。

在这里人们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还要口中念祷词?我想有两个意义:一个是为了借祷词而祈祷;另一个是为了同圣神配合。所谓配合,就是让领受者的嘴动起来。如果就是闭口不念,圣神是不会撬开一个人的嘴的,因为祂的爱从来不是出于强迫。这样,一个人是无法领受舌音的。

也曾遇到过人模仿舌音,用嘴巴舌头随意发音来制造舌音的假象。这是很可笑的。舌音是圣神的恩赐,绝不是对嘴巴舌头的有意调控。在念舌音的初始阶段,我们会经验到一种外力的推动,即来自圣神的推动。不像故意调控口舌的人完全是出自自我的用力。这是分辨舌音是否来自自我的关键因素。如果领有舌音的人在念舌音时,故意的以自己的力量干预自己的发音,他的舌音就会停止而成为人为的声音。

舌音是在圣神的推动下而来的祈祷,是有外力作用的。当然,外力不一定来自圣神,有时也会来自恶神。这是需要分辨的。

那么我们如何分辨呢?关于分辨是较为复杂的,不过关于舌音的分辨,我只给大家分享一下常见现象。在果实上,舌音的诵念给人带来平安和心神的轻松,使人越发趋向天主,给人带来自由。魔鬼不会做好事,牠把人带向远离天主的方向,使人失去自由。我们有时会见到,有个别的人在不停地念,似乎是在念舌音,就是停不下来,念得非常疲劳了,还是不自由地念。这样的所谓的舌音,值得我们分辨。来自圣神的舌音,使人更加自由,不会念而不停,失去自由。如果我们碰到这种情况,要为这个人作医治祈祷,他的心灵一定有不自由的地方。我们可以在祈祷中对这个人说:“因耶稣基督的圣名和权威,我命令你停下来!”他就会停下来。然后再为他继续祈祷释放和医治。一般经过医治,他的生命就会比以往更自由。

天主圣神不是混乱的神,他领导人走向属神的果效。我们的舌音是可以控制起始、结束、唱念和音量的。唯一不能控制的是内容或音节。不是你想念哪段舌音,就能念哪段的,而是圣神赐给你哪段舌音就只能顺服地念哪段舌音。当然我们可以求圣神变化我们的舌音,使之更丰富,更优美,但我们却无权也无能更变舌音的内容。它只能是恩赐。

 

通过上面几点反省,希望大家对舌音祈祷有一个较为全面而准确的认识,不至于在信仰上疑神疑鬼,甚至毫无根据地反对舌音祈祷。正如天主教教理所说:“无论是特殊的或是单纯微小的神恩都是圣神的恩宠,它们直接或间接地有益于教会,用来建设教会、造福人群,及满足世界的需要。不但是那些领受的人,连教会的所有成员都要以感恩之心去接纳神恩。”(799条、800条)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