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接受圣灵来完成特别的工作  

2014-01-04 10:25:48|  分类: 圣灵充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受圣灵来完成特别的工作

一八七一年,慕迪在他生命史上有一重大转机。两位老姊妹,一是柯女士,一是雪女士(Mr. Cooks & Snow)常来参加聚会,总是坐在前排。她们坐在那里,常为慕迪默默祷告。一次会后,她们对慕迪说:「我们方才为你祷告。」慕迪反问:「你们为何不替会众祷告呢?」她们答说:「因你需要圣灵的能力。」

慕迪原来以为在芝加哥城,他的会众最多,悔改归主的人了不少,因此多少觉得满意,已经有了能力。经过两位姊妹为他祷告,并且诚恳告以需要圣灵来完成特别的工作,这才使他起始慎重思想。他请她们来家与他谈谈,然后一同跪下祷告。她们在神面前倾心吐意,求神赐他圣灵充满。于是他的心里就有极大饥渴,开始哭号悲哀,超过往昔。那个饥渴逐渐增加,使他深感,若非得着这个工作的能力,他就不愿存活。他一直到神面前祈求圣灵充满他。

在一个十一月的晚间,他在纽约一条街上行走,边走边泣地说:「哦,神,为何你不勉强我,使我时常亲近你,与你同行?拯救我脱离自己!完全掌权,管理我的全人。将圣灵赐给我!」忽然像有一阵大风吹入,充满他心,使他心旷神怡。他乐不可支,必须找一安静地方,单独与神交通。他知附近住一朋友,可以借他一间房子。他在那里停留数个小时,神圣不可言喻。神将自己启示给他,经历圣灵爱的浇灌到一地步,叫他只得求他停止他的手。此后,他再去讲道,虽然所讲并无特别,没有摆出什么新的真理,可是人却成百、万千悔改。即使给他全世界,他也不愿回到未得这个有福经历之前的光景。世界对他,不过如同天秤上的微尘而已。── 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讲雅歌被圣灵充满】一八八二年六月,戴德生在长江北岸安庆的内地会区会会议中讲雅歌。这次的讲道,带来圣灵的充满。有些代表连续数晚不断地祷告。所有的人也用一整天的时间禁食祷告。戴德生记述这事时,有话说:「今早圣灵大大充满我们,以致我们当中有些人似乎感到承受不了。」── 林元度《真理与灵命造就故事》

 

【征服我们顺服圣灵】韦尔斯大复兴发生于一九○四年,带进该复兴的人是伊文·罗伯斯(Evan·Roberts)。他的出身寒微,是韦尔斯某煤矿里的矿工。有一次,他在聚会中听到牧师讲及一节圣经:「那十二个门徒中有称为低土马的多马;耶稣来的时候,他没有和他们同在」(约二十:24)。牧师针对他说:「罗伯斯弟兄,如果圣灵的大恩降下时,你却无分于其中,会怎样呢?」从那时起,十三年如一日,他无论在什么情形之下,风雨无阻,并且时常步数里之远,前往参加祷告聚会,其火热之主始终不渝。

数年之久,他一直觉得神在呼召他,要他去作传道的工作。为着要作神的工作,有人介绍他在一间学校中受训练。在这间学校里,他参加了约书亚(Seth Joshua)主领的聚会。在聚会中约书亚讲道之时,好像觉得听众主里刚硬,灵里闭塞,就在聚会结束作了恳切的祷告说:「主阿!征服我们!征服我们!」这祷告成了有名的二句话;后来罗伯斯在祷告时常常引用这句话。许多人都以为,那次的大复兴是由于这二句祷告的话产生的。

那个聚会继续了好几晚,毫无厌倦情绪。罗伯斯从这次经历之后,日以继夜,为着韦尔斯祷告,流泪叹息求神在韦尔斯赐下大复兴。在这样恒切的祷告中,他深深觉得将有一次震惊全世界的大复兴发生。在他为失丧世人代祷的时候,一种天上的能力进入他心中,催逼着他必须出去作工。

周末,他回到家中,被引领去参加一个专为青年人的聚会。他向那些青年人述说过去数日所发生的事,深刻流露出圣灵在他心灵深处的工作。几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听众们热泪流经面颊,有人站起来作见证,有人低头祷告,讴歌眼泪交织,直到子夜方才取去。

消息震动全村,第二个晚上,罗伯斯尚未到达领会之时,礼拜堂里早已坐满了人。此后这个礼拜堂日夜聚会有几个月之久。在每一次聚会中罗伯斯总要特别着重一句话:「要顺服圣灵。」

在聚会中有人坦诚在大众面前向神呼求救恩:「主阿!拯救我,不然我就要灭亡了!」「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有人受感唱着:「神的羔羊,流血的羔凌晨,如今活在天上为我代求。」会众立即唱和:「这就是爱,广阔如大海洋,仁爱慈悲如海无量;」又唱「拥他为万王之王。」

他们不住地祷告,极其热切,生动有力。罗伯斯的任何行劝,从来没有不经过祷告的。他的脸上所表现出来的是充满了祷告的灵,好像摩西刚从山上下来一样地放光。凡他足迹所到之处,无论男女老幼,上、中、下各阶层人士,日以继夜忙着聚会。

整个韦尔斯赞美唱诗的声音充满了每一个信徒的家庭,每一间礼拜堂,甚至充满了地底下的煤矿穴中。以前那些讥笑的人,现在都在那里不断地祷告、唱诗、赞美了。酒肆没有顾客上门了,以前的醉汉,如今都在礼拜堂里了。犯罪的案件已减少到最小的程度了,法官们面前往昔堆满了待审案件,如今那些档上,已没有有人名登其上。真可说,他们是「……脱离黑暗的权势,……迁到他爱子的国里」(西一:13)。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